美国放养式育儿让孩子不怕“大灰狼”

美国 教育方式 阅读 126 次


中美育儿方式大不同

  在这种差异下就出现了中美小学生的两种不同境遇。中国的小学生除了在学校的课堂上坐六七节课,放学后要完成一大堆课外作业外,不少经济条件好的家长还要给孩子们加码儿。有的请了钢琴教师让孩子学琴,有的让孩子上绘画、书法等培训班。这样,即使是节假日,孩子玩的时间都少得可怜,一般是极不情愿地让父母牵着鼻子走。

  相比之下,美国的小学生就很享福了,他们一般是早上八九点钟由校车接到学校,下午三四点钟就由校车送回了家。在课堂上学习的时间一般只有四五个小时,这四五个钟头中还有一半时间在做课堂游戏。通过折纸让孩子们认识些几何图形,或是某同学过生日,让孩子们在电脑上制作生日贺卡,或者是唱歌做游戏,让孩子们在游戏中了解一些知识,增加些技能。教师给孩子的自由多些,孩子们展示自己的才艺的机会也多些。家长们对孩子的分数也不太在意,能得个B,就大加赞赏。孩子们的课外作业少,一般是放了学一扔书包就玩。玩什么呢,附近游乐场有篮球、旱冰、网球等场地,有泳池、滑梯、吊梯等,孩子们随心所欲。当然,也有不爱动的,就在家中玩电脑、游戏机。

  两种不同的栽培方式,就出现了两种不同的“果子”。我们的中小学生一般是循规蹈矩的乖乖宝,基础知识扎实,笔头考试的功夫过硬。中国的学生转学到美国的,只要过了语言关,大都是成绩优秀。笔者认识的随父母到美国的两个学生,一个来自山东,一个来自杭州,都得了最高奖项,美国总统奖。因为我们的孩子经过了升学竞争的考验,博闻强记、基础牢固。美国学生就没有这方面的优势了。

  但是,我们的孩子身体素质要弱些,不及美国孩子耐冷耐热耐磕碰。相对来说,跟踪最新科技和捕捉社会发展变化的新知识、新信息的能力也差些,创造性也不及美国学生强。

  另外,美国家长对孩子能否升入哪所大学,大学毕业后干什么工作,也没有中国家长那么忧心忡忡。我认识的一位美国煤气公司的工人乔治,女儿在银行工作,儿子大学毕业后到了个清洁公司帮人洗地毯,谈论起儿女来,他同样津津乐道。好像孩子们能自食其力就挺好,对儿子的工作他一点儿也没有自卑感,也没有帮儿子调动个单位什么的想法。至于儿子的工种不太好,是否会影响到他的恋爱婚配,好像那只是儿子自己的事,与父母无关似的。

  不单单乔治是这样,美国人的观念就是这样。父母养育到子女成人后,就尽到了责任。上什么大学,找什么工作,与谁结婚,以至于上不上大学,先打工赚钱后上大学,这一切子女都有选择的自由和权力。当然,父母亲可以谈自己的看法,提合理化建议,但子女听与不听那是人家的权力,父母决不强行干涉。与此同时,子女与父母经济上的联系也越来越少。子女赚钱租房、买车,不依靠父母;父母亦不指望养儿防老。同时他们也不帮子女带孩子。基本上是各工作各的,各享受各的(美国人养老一般靠养老保险金)。只是到“母亲节”或“父亲节”时,子女们才送些礼物给爸妈。节假日时,祖父母、外祖父母也会与孙子、外孙们聚一聚,送孩子们些礼物。

  这与我们中国家长的“一保到底”的终身制大不相同。与我同龄的好多朋友,都是老六六届、六七届高中生,因为自己赶上“文化大革命”没能上成大学,生了孩子就把孩子当成另一个自己,不管孩子有没有能力,非让其圆自己的大学梦不可。从小学操心到中学,每一次孩子会考,他们都翘首等待在考场外,患得患失,忧心忡忡。孩子大学毕业后又愁他能否有份儿好工作。有了工作又操心能否找到好对象。子女一生孩子,自己尚有工作精力便提前退休,替子女带孩子。父母好像欠了子女终身的债,就为还债而活着。他们认为,人类生存就是为了传宗接代。

  美国人不这样,好多家庭主妇在摆脱子女的拖累后又找到了工作,享受职业女性的优越感的同时,为社会服务,同时也为自己攒一笔养老金。她们追求的是多姿多彩的人生。
美国放养式育儿让孩子不怕“大灰狼”

  我常常想:美国家长这种近乎任其自然发展的管教子女的方式,不就等于放了羊么,难道不怕“狼”把小羊叼走么?

  事实上也常有“大灰狼”叼走迷失羔羊的情形。比如吸毒的少年、未婚先孕的少女、校园枪杀案的发生等。这些都是家教不严,孩子们小时候受约束太少,给予的自由太多所致。

  美国人难道就不考证他们这样做的利弊得失么?

  后来,在美国看外孙时接触了美国的儿童故事,似乎理清了些美国人的教育思路。故事说的是一位猪妈妈和三个猪宝宝的生活。一天,猪妈妈对三个猪宝宝说:“孩子们,你们长大了,该自己维持生计了。你们选择些生活用具,自己过日子去吧。”于是猪大哥背了锅碗,猪小弟背了录音机,猪小妹带了几本书就离开了妈妈。

兄妹三个走哇走哇,猪小妹看到一堆草,就说:“我就在这儿安家了,盖个草房房吧。”猪大哥说:“草房房不结实,大灰狼会吹上天空的。”猪小妹不听,就盖了个草房子住进去了。晚上大灰狼来了,叫猪小妹开门,说它是猪大哥的朋友。猪小妹警惕性很高,不给大灰狼开门。大灰狼噗噗一吹,把草房房吹上天,一口就把猪小妹吞到肚子里了。

再说猪大哥和猪小弟,它俩走啊走啊,突然看到一堆木头。猪小弟说:“我就盖个木头房子吧。”猪大哥说:“木头房子也不结实。”猪小弟说:“我脚疼,不能坚持走了,就盖个木头房子吧。”于是他就盖了个木头房子住进去了。结果大灰狼又来了。大灰狼说:“猪小弟,猪小弟,开门哪,我是你大哥的朋友。”猪小弟警惕性也很高,不给它开。大灰狼摇啊摇,使劲儿地摇,就把房子摇倒了,最后一口把猪小弟也吞下肚去了。

猪大哥走啊走啊,走到很远很远的地方,终于找到一大堆石头,就盖了个结结实实的石头房子。结果大灰狼又来了,叫猪大哥开门。猪大哥不给它开。大灰狼一生气就吹,吹不动;摇,摇不倒。看到屋顶冒烟,它想:从烟筒钻进去吧。不料猪大哥正烧着一大锅开水,大灰狼不小心掉进了开水锅里,烫死了。于是,猪大哥剖开大灰狼的肚子,救出了猪小弟和猪小妹。它们接受了教训,各自都盖了个结实的房子。

  这虽然是给孩子讲的幼儿故事,我们却可以看出美国人的教育理念。它与我们的“孔融让梨”、“岳母刺字”、“排排坐吃果果”、“狼来了……”等有很大的不同:

  首先是长大了就要有独立意识、自食其力。其次是父母不定条条框框,各人都有选择的自由。第三是不怕子女栽跟头,跌倒后爬起来自会接受教训。事实上,经过几次与“大灰狼”的较量后,自然会想出制伏它的高招。被“大灰狼”吞过一次,生命就会得到升华。

  事实上,美国家长的放手既使一部分青少年走了弯路,也造就了美国青年人的竞争活力、开创精神和顽强的生存能力。
0 分享

要回复知识请先登录注册